您好!歡迎訪問東莞市灰狼服裝有限公司的官方網站!主營:工作服,廠服,工衣,襯衫,polo衫,西服
熱搜關鍵詞: 工作服、 廠服、 工衣、 襯衫、 polo衫、 西服、
正確的衣物保養法

信息來源于:互聯網 發布于:2021-03-25

有的妹子可能會有這樣的煩惱,

明明同一件衣服,

為什么明星模特們總能穿得光鮮亮麗,

到自己身上就差了點意思,看起來效果不佳?

其實除了模特小姐姐們有一米八大長腿,

當然這個我們學不來(捂臉),

正確的衣物保養也是很關鍵的一個原因啊同學們!

衣服皺皺巴巴的又怎么能給你的氣質加分呢?

尤其是秋冬的大衣羽絨服,本身就不便宜,

不好好打理也對不起自己付出的幾百上千大洋啊~

今天就來聊聊怎樣正確收納保養我們的衣服,

才能呈現出街拍麻豆的效果~

怎么存放衣服決定了你衣服的樣子,

好多妹子圖省事,直接把買來的衣服拿衣架一掛

還覺得衣柜里整整齊齊的美滋滋~對吧,

然而有的衣服是不能懸掛的哦,

不然分分鐘變形成長臂猿版的長度給你看哦!

不能懸掛的衣服類型

一切針織衫、毛衣

針織類的衣服,因為針織本身織物的特點,掛時間長了容易破壞彈性纖維,會變形,而且織法越稀疏越不可以懸掛。每次直播前,設計師小姐姐都會來千叮嚀萬囑咐,毛織類的一定一定不能用衣架直接懸掛??!所以聽小姐姐的話,乖乖平鋪疊放吧~

彈性好的T恤棉打底

因為質感比較軟和輕盈,用衣架撐起來容易變形,如果一定要掛起來,可以選擇圓角衣架。

不能疊放的衣服類型

有不能懸掛的,就有不能疊放的,包括襯衫、毛呢褲、西裝褲,裙裝等。這些都是疊放很容易出褶的類型,為了穿著時更有質感,建議用專門的褲架懸掛收納哦。

并且記得襯衫掛起來之后一定把領口的扣子扣好,這樣更容易保持襯衫的型。

下面來聊聊如何清洗的問題。

其實現在很多衣服上都有專門的洗嘜標,嚴格按照標識來處理是最好的。小乙在這里把秋冬大家比較常穿的幾種單品,來做個專門的說明哈。

毛呢大衣

羊毛類的單品無論含羊毛量是多少,都可能起球,原因是衣服中短絨含量多,經常磨擦都會造成起球。

摩擦多的地方比較容易起球,比如背包處,或者口袋,或者手臂底下,對于這些起球的位置不要用手拔,會損傷衣物本身,要用除球器來處理。清洗的時候也盡量不要用熱水,降低大衣變形的可能。

雙面呢大衣

下面重點來說一下雙面呢大衣的清洗方式。?

雙面羊毛大衣會更嬌貴一些,不建議水洗,水洗會導致縮水、變形等。更建議送去專業的干洗店進行清洗,且清洗次數不要過于頻繁,以減少對羊毛的傷害。

因為經常干洗價格比較昂貴,如果只是輕微的污漬或沾灰等,也可以自己在家采用下面的方法清洗雙面羊毛大衣。

(1)將雙面呢大衣平鋪在桌上,準備一條較厚的毛巾。

(2)將毛巾放在清水中浸透擰到半干,放在雙面呢大衣上。

(3)用手或細棍進行彈性拍打,使雙面呢大衣內的臟土被吸到毛巾上。

(4)然后洗滌毛巾,這樣反復幾次即可。

羽絨服

一定要手洗,不要機洗。切忌干洗,因為干洗用的藥水會影響保暖性,也會使布料老化。而機洗和甩干,極易導致填充物薄厚不均,使得衣物走形,影響美觀和保暖性。

先將羽絨服放入冷水中浸泡20分鐘,讓羽絨服內外充分濕潤。將洗滌劑溶入30度的溫水中,再將羽絨服放入其中浸泡一刻鐘,然后用軟毛刷輕輕刷洗。

羽絨服洗好后,不能擰干,應將水分擠出,再平鋪或掛起晾干,禁止曝曬,也不要熨燙,以免燙傷衣物。晾干后,可輕輕拍打,使羽絨服恢復蓬松柔軟。也不要洗的太頻繁了,洗多了會影響保暖性。

最后再來說一個很重要的步驟!

這也是同一件衣服能穿出不同感覺來的重要原因:

熨燙

熨燙過的衣服筆挺利落,穿上身整個人的精神面貌都是不一樣的。

最好家里準備好一臺掛燙機,嫌臺式重的可以求助萬能的淘寶,有很多手持掛燙機,輕便又好用,還不占地方。再忙也能輕松簡單地熨平絕大多數衣服上的褶子。

注意,百褶裙不能高溫熨燙烘干哦!百褶基本上都是通過高溫定型的,扔進烘干機或是直接熨燙,很容易就把褶子搞沒了。

熨完衣服之后不要馬上疊,掛起來,等水分蒸發干掉再穿,這樣才能保證衣服不會很快起褶哦。

時刻保持儀態大方利落的方法還有一個…

簡單粗暴但實在,

就是擁有很多好看的美衣,哈哈

還有什么能比“一件衣服少穿幾次”

更讓衣服保持好狀態對不對?嘿嘿

而且常換衣服也有利于衣服纖維恢復彈性,

再好看的衣服,也經不起天天穿,

所以勤換也很重要。

希望小仙女們都能好好愛護自己的衣服。

追求名牌沒必要,好好照顧和保養衣服,

才是穿出落落大方的氣質的關鍵。


 


廣告衫
分站 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海南重慶四川貴州云南西藏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
女女互慰潮喷在线观看,朋友的丰满人妻,亚洲欧洲日产国码综合在线,小雪早被伴郎摸湿出水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